<table id="ckzuw"></table>

      1. <tr id="ckzuw"><label id="ckzuw"><menu id="ckzuw"></menu></label></tr>
      2. <output id="ckzuw"></output>
      3. 中美“再掛鉤”?

        目前的中美關系,出現了“止跌”的跡象,開始進入艱難的磨合期。

        作者:雷墨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1-11-01

        新華.jpg

        2021年10月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箎(右一)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左一)在瑞士蘇梨世舉行會晤


        10月4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Tai),在一次關于拜登政府對華貿易政策的講話中,提到了“再掛鉤”(re-couple)的說法。她是在闡述中美之間不做貿易的“脫鉤”不現實的情況下提“再掛鉤”的。雖然戴琪談及的是貿易關系,事實上整體中美關系“脫鉤”也是不現實的。繼8月、9月有了頻度和層級更高的溝通之后,進入10月中美兩國又出現了更具實質意義的互動,證明拜登政府對華接觸的意愿在增強。

        更值得關注的是,無論是“脫鉤”還是“再掛鉤”,都是美國單方面的話語表述,凸顯了華盛頓主導中美關系“定義權”的企圖。與特朗普政府在政策宣示與政策行為上高調地搞“脫鉤”相比,戴琪“再掛鉤”的表態有積極的一面。但需要指出的是,這樣的表態并沒有超出拜登政府“對華搞戰略競爭,而且美國必須贏”的邏輯。這與中國不以輸贏來“定義”中美關系的邏輯,還存在明顯的距離。目前的中美關系,出現了“止跌”的跡象,開始進入艱難的磨合期。


        信號更加清晰

        北京時間10月6日凌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宣布:“根據中美元首9月10日通話達成的共識,經中美雙方商定,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將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在瑞士蘇黎世舉行會晤。雙方將就中美關系及有關問題交換意見?!贝撕蟛痪?,中國媒體上傳出消息,中國代表團抵達蘇黎世??紤]到與北京6小時的時差,可以推斷出華春瑩宣布消息時,中方代表團已經在飛往蘇黎世的飛機上。

        這樣的快節奏操作,不僅中美之間,大國外交中也不多見。除了“快節奏”,還有諸多值得關注的細節。比如,中方的信息通報中沒有“應約”的表述,這從側面反映出,蘇黎世會晤是中美的某種“相向而行”,即雙方在促成會晤的意愿上沒有“落差”。此外,不少媒體都注意到,與今年3月安克雷奇會晤相比,蘇黎世會晤在氛圍上明顯不同,沒有了此前那種針尖對麥芒,雙方都聚焦實質性的問題磋商。

        從中美互動模式變化角度看,蘇黎世會晤是一個節點性的事件,即兩國從“表明立場”的接觸,轉向探討解決問題的實質性磋商。這次會晤,是楊潔篪繼安克雷奇會晤后,與沙利文第二次會面。也就是說,中美接觸依然保持了“高層級”,但在具體安排上卻是“小范圍”,而且相對“低調”。對比兩次會晤后中美的官方發布,可以發現蘇黎世會晤后新聞稿更短。不過,如果考慮到長達6個小時的會晤,雙方討論了多少問題、談得有多深入,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蘇黎世會晤后中美元首會晤的可能性。10月8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記者會上表示,“為落實兩國元首通話共識,楊潔篪主任同沙利文助理在會晤時就兩國元首年底前舉行視頻會晤進行了討論”。不難看出,截至蘇黎世會晤,中美關系經歷了從幾乎沒有接觸,到較為頻繁的接觸,再到朝著回歸“正?!边~進的過程。變化的關鍵點,是9月10日習近平主席與拜登的通話。高層引領的作用,再次在中美關系中發揮效力。

        蘇黎世會晤涉及的是外交、戰略層面的問題,三天之后,中美又在經貿層面進行了接觸。北京時間10月9日上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貿易代表戴琪舉行視頻通話。這是繼今年5月27日之后,劉鶴與戴琪第二次通話。對比兩次通話后的新聞稿,不難看出第二次的通話討論更深入。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中美接下來就經貿問題進行更具實質意義的磋商,將是大概率事件。

        此前的10月4日,戴琪就拜登政府對華貿易政策做了演講,基調上與特朗普政府有了較為明顯的不同。從戴琪的演講內容來看,一方面,拜登政府強勢、施壓的態勢依然沒有變;另一方面,不打貿易戰的態度也比較明確。比如,她在演講中說,拜登政府將繼續與盟友合作,“制定21世紀的公平貿易規則”,在繼續維持對華關稅的同時,也將啟動關稅排除程序。10月5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網站發表了一份關于啟動關稅排除程序的聲明。

        但需要指出的是,雖然“回歸正?!钡男盘柛忧逦?,但斷言現階段中美關系總體回暖還為時尚早。最近國際媒體關注比較多的臺海局勢,就很能說明問題。拜登政府在臺灣問題上的一系列小動作,不可能不引起中方的回應。與特朗普相比,拜登更清楚臺灣問題在中美關系中的敏感性。所以,拜登政府任內臺海局勢出現近年來少有的緊張態勢,某種程度上折射了中美關系更深層次的問題。


        邏輯尚未對接

        中美關系正在經歷兩國建交以來最為深刻的變化,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對于未來的中美關系應該怎么走,目前還沒有雙方都認可的路線圖,這也是事實?,F在的問題是,如何勾畫兩國關系的路線圖,中美在邏輯上還未“對接”,或者至少形成某種默契。中美建交以來兩國關系的跌宕起伏,以及近年來的“非正?!睜顟B都表明,沒有最基本的默契,兩國關系就有可能從穩定轉向“漂移”。

        目前這個問題體現在,應該如何定義中美關系。眾所周知,從特朗普政府時期開始,美國明確地以戰略競爭來定義中美關系。拜登不僅蕭規曹隨,還“細化”出一些新的說法。比如,提出所謂的“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后來又拋出為中美關系“建護欄”的說法,稱要防止競爭演變成沖突。拜登政府提出了不少概念,理由也貌似冠冕堂皇。這樣的“強勢”話語掩蓋了這樣一個事實:對中美關系的定義,美國的格局存在問題。

        主要體現在,拜登政府頑固堅持以雙邊視角、零和思維來看待和定義對整個世界都有廣泛影響的中美關系。截至目前,拜登政府就中美關系拋出的那些概念和說法,都沒有超出“中美必須競爭,而且美國必須贏”的思維邏輯。即便是戴琪所提的“再掛鉤”這種看似善意的表態,前提也是美國必須贏。她對“再掛鉤”的思考是,如何建立美國在供應鏈上占據優勢地位的中美經貿關系?如何不形成美國對中國的經貿依賴?

        相比來說,中國對中美關系的定義更加“超脫”—不是緊盯雙邊,而是從世界大局來思考應該如何經營中美關系。在蘇黎世會晤中,楊潔篪說:“中美能否處理好彼此關系,事關兩國和兩國人民根本利益,攸關世界前途命運?!?9月10日與拜登的通話中,習近平主席說:“中美合作,兩國和世界都會受益;中美對抗,兩國和世界都會遭殃。中美關系不是一道是否搞好的選擇題,而是一道如何搞好的必答題?!?/p>

        “中方反對以‘競爭’來定義中美關系?!睏顫嶓谔K黎世會晤上的這話說得很直白。其中的邏輯不難理解,因為無論對比歷史還是參照現實,中美關系都是應該從超越雙邊的視角來看待的關系。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拜登競選期間的外交政策顧問何瑞恩(Ryan Hass),今年8月在布魯金斯學會網站上發表了題為《中美關系“新常態”:強化的競爭與深度的相互依賴》的文章,事實上點出了中美關系的上述獨特之處。

        何瑞恩向來不主張中美“脫鉤”和以“擊敗中國”的思維看待中美關系。他在文章中寫道,在人們把焦點放在大國競爭時,中美關系中的兩個更為廣泛的趨勢受關注度卻相對較少?!耙粋€趨勢是中美兩國的總體國家實力,相對于世界其他國家都在擴大;另一個趨勢是,盡管中美的對抗在升級,但兩國之間的深度相互依賴卻在延續?!?何瑞恩在文章中,援引了近年來經貿、科技、留學等諸多領域的數據,論證“脫鉤”與現實并不相符。

        誠然,中美關系有競爭性的一面,但是以競爭來“定義”兩國關系,就走得太遠。因為一旦有了這樣的定義,被“定格”的思維邏輯就很難衍生出非競爭性的政策行為,那與滑向對抗僅一紙之隔。7月26日中美天津會晤時,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表示,“美方的‘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壓中國的‘障眼法’。對抗遏制是本質,合作是權宜之計,競爭是話語陷阱?!?同樣直白的話,何嘗不是在陳述客觀事實?


        進入磨合期

        對于中美關系現狀的判斷,以及未來走向的預判,不能被拜登政府“拋概念”的強勢話語帶偏了。中美完全脫鉤不是現實也并不現實,既然如此,那所謂的“再掛鉤”也是個偽概念。更為確切的說法,應該是中國駐美大使秦剛最近提出的“磨合期”。9月30日,秦剛在接受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北美總站的專訪時表示,當前中美關系還處在一個十分困難的時期,需要花很大的力氣,做很多的工作。

        秦剛認為,中美兩國正在“磨合”當中,正在尋找新的相處之道,他本人將致力于讓這一磨合更加平穩,少些劇烈?!鞍l展中美關系是一個雙方磨合的過程,中文兩個字—‘磨’和‘合’,‘磨’就是摩擦,‘合’其實最后就是怎么相處。這個磨合現在還在進行中,通過磨合來重新發現對方,重新認識對方,從而找到一個如何相處之道,這就是中方的主張?!苯鼛讉€月以來中美互動的變化,事實上在證明“磨合期”的判斷。

        而且,拜登政府的對華態度和行為,也在向著磨合“亦步亦趨”。10月9日,劉鶴與戴琪談及的問題之一,就是“中美經貿關系對兩國和世界都非常重要,應該加強雙邊經貿往來與合作”。9月10日與習近平主席通話時,拜登也做了表態,“世界正在經歷快速變化,美中關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系,美中如何互動相處很大程度上將影響世界的未來”。目前的問題是,拜登政府還沒有把口頭表態轉化為實際行動。

        這種磨合期將經歷多久、還會有多少波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美方的政策行為是否理性、是否具有建設性,將是重要的變量。具體地說,磨合的效果如何,美國政策和政治因素將扮演重要角色。美國知名國際時事評論家法里德·扎卡利亞,近日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在貿易問題上,總統候選人拜登是對的,總統拜登錯了》的文章,批評了拜登政府在政策行為上的荒唐。

        扎卡利亞在文章中寫道:“在對美國的對華貿易政策做了8個月評估后(今年2月1日,拜登宣布對中美第一階段協議做評估,9月底評估結束),拜登政府得出了結論:特朗普是對的,拜登是錯的?!?扎卡利亞以幽默的筆觸諷刺拜登—他用8個月的時間證明了自己在競選期間所說的“特朗普政府對華關稅是個災難”的結論。拜登就任總統后,沒有對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做任何改動,所以扎卡利亞說,“現在,他(拜登)也在采取同樣是災難性的政策”。

        如果拜登政府不認可扎卡利亞的評價,可能就不會有戴琪提“再掛鉤”,并重申不打貿易戰。但是,作為浸潤政壇半個世紀的資深政治人物,作為由資深專業認識組建的政府的首腦,拜登為何選擇在自己認定為災難的“政策坑”里面蹲上8個月,然后才亦步亦趨地做政策調整?對華經貿政策上的失策,某種程度上說也是其他政策領域的折射。如果考慮到美國國內政治因素,對于正在經歷的磨合期,中國或許應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中美關系正在經歷兩國建交以來最為深刻的變化,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對于未來的中美關系應該怎么走,目前還沒有雙方都認可的路線圖,這也是事實?,F在的問題是,如何勾畫兩國關系的路線圖,中美在邏輯上還未“對接”,或者至少形成某種默契。中美建交以來兩國關系的跌宕起伏,以及近年來的“非正?!睜顟B都表明,沒有最基本的默契,兩國關系就有可能從穩定轉向“漂移”。

        目前這個問題體現在,應該如何定義中美關系。眾所周知,從特朗普政府時期開始,美國明確地以戰略競爭來定義中美關系。拜登不僅蕭規曹隨,還“細化”出一些新的說法。比如,提出所謂的“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后來又拋出為中美關系“建護欄”的說法,稱要防止競爭演變成沖突。拜登政府提出了不少概念,理由也貌似冠冕堂皇。這樣的“強勢”話語掩蓋了這樣一個事實:對中美關系的定義,美國的格局存在問題。

        主要體現在,拜登政府頑固堅持以雙邊視角、零和思維來看待和定義對整個世界都有廣泛影響的中美關系。截至目前,拜登政府就中美關系拋出的那些概念和說法,都沒有超出“中美必須競爭,而且美國必須贏”的思維邏輯。即便是戴琪所提的“再掛鉤”這種看似善意的表態,前提也是美國必須贏。她對“再掛鉤”的思考是,如何建立美國在供應鏈上占據優勢地位的中美經貿關系?如何不形成美國對中國的經貿依賴?

        相比來說,中國對中美關系的定義更加“超脫”—不是緊盯雙邊,而是從世界大局來思考應該如何經營中美關系。在蘇黎世會晤中,楊潔篪說:“中美能否處理好彼此關系,事關兩國和兩國人民根本利益,攸關世界前途命運?!?9月10日與拜登的通話中,習近平主席說:“中美合作,兩國和世界都會受益;中美對抗,兩國和世界都會遭殃。中美關系不是一道是否搞好的選擇題,而是一道如何搞好的必答題?!?/p>

        “中方反對以‘競爭’來定義中美關系?!睏顫嶓谔K黎世會晤上的這話說得很直白。其中的邏輯不難理解,因為無論對比歷史還是參照現實,中美關系都是應該從超越雙邊的視角來看待的關系。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拜登競選期間的外交政策顧問何瑞恩(Ryan Hass),今年8月在布魯金斯學會網站上發表了題為《中美關系“新常態”:強化的競爭與深度的相互依賴》的文章,事實上點出了中美關系的上述獨特之處。

        何瑞恩向來不主張中美“脫鉤”和以“擊敗中國”的思維看待中美關系。他在文章中寫道,在人們把焦點放在大國競爭時,中美關系中的兩個更為廣泛的趨勢受關注度卻相對較少?!耙粋€趨勢是中美兩國的總體國家實力,相對于世界其他國家都在擴大;另一個趨勢是,盡管中美的對抗在升級,但兩國之間的深度相互依賴卻在延續?!?何瑞恩在文章中,援引了近年來經貿、科技、留學等諸多領域的數據,論證“脫鉤”與現實并不相符。

        誠然,中美關系有競爭性的一面,但是以競爭來“定義”兩國關系,就走得太遠。因為一旦有了這樣的定義,被“定格”的思維邏輯就很難衍生出非競爭性的政策行為,那與滑向對抗僅一紙之隔。7月26日中美天津會晤時,中國外交部副部長謝鋒表示,“美方的‘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壓中國的‘障眼法’。對抗遏制是本質,合作是權宜之計,競爭是話語陷阱?!?同樣直白的話,何嘗不是在陳述客觀事實?


        進入磨合期

        對于中美關系現狀的判斷,以及未來走向的預判,不能被拜登政府“拋概念”的強勢話語帶偏了。中美完全脫鉤不是現實也并不現實,既然如此,那所謂的“再掛鉤”也是個偽概念。更為確切的說法,應該是中國駐美大使秦剛最近提出的“磨合期”。9月30日,秦剛在接受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北美總站的專訪時表示,當前中美關系還處在一個十分困難的時期,需要花很大的力氣,做很多的工作。

        秦剛認為,中美兩國正在“磨合”當中,正在尋找新的相處之道,他本人將致力于讓這一磨合更加平穩,少些劇烈?!鞍l展中美關系是一個雙方磨合的過程,中文兩個字—‘磨’和‘合’,‘磨’就是摩擦,‘合’其實最后就是怎么相處。這個磨合現在還在進行中,通過磨合來重新發現對方,重新認識對方,從而找到一個如何相處之道,這就是中方的主張?!苯鼛讉€月以來中美互動的變化,事實上在證明“磨合期”的判斷。

        而且,拜登政府的對華態度和行為,也在向著磨合“亦步亦趨”。10月9日,劉鶴與戴琪談及的問題之一,就是“中美經貿關系對兩國和世界都非常重要,應該加強雙邊經貿往來與合作”。9月10日與習近平主席通話時,拜登也做了表態,“世界正在經歷快速變化,美中關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系,美中如何互動相處很大程度上將影響世界的未來”。目前的問題是,拜登政府還沒有把口頭表態轉化為實際行動。

        這種磨合期將經歷多久、還會有多少波折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美方的政策行為是否理性、是否具有建設性,將是重要的變量。具體地說,磨合的效果如何,美國政策和政治因素將扮演重要角色。美國知名國際時事評論家法里德·扎卡利亞,近日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在貿易問題上,總統候選人拜登是對的,總統拜登錯了》的文章,批評了拜登政府在政策行為上的荒唐。

        扎卡利亞在文章中寫道:“在對美國的對華貿易政策做了8個月評估后(今年2月1日,拜登宣布對中美第一階段協議做評估,9月底評估結束),拜登政府得出了結論:特朗普是對的,拜登是錯的?!?扎卡利亞以幽默的筆觸諷刺拜登—他用8個月的時間證明了自己在競選期間所說的“特朗普政府對華關稅是個災難”的結論。拜登就任總統后,沒有對特朗普的對華貿易政策做任何改動,所以扎卡利亞說,“現在,他(拜登)也在采取同樣是災難性的政策”。

        如果拜登政府不認可扎卡利亞的評價,可能就不會有戴琪提“再掛鉤”,并重申不打貿易戰。但是,作為浸潤政壇半個世紀的資深政治人物,作為由資深專業認識組建的政府的首腦,拜登為何選擇在自己認定為災難的“政策坑”里面蹲上8個月,然后才亦步亦趨地做政策調整?對華經貿政策上的失策,某種程度上說也是其他政策領域的折射。如果考慮到美國國內政治因素,對于正在經歷的磨合期,中國或許應該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

        国产片AV不卡在线观看国语
        <table id="ckzuw"></table>

          1. <tr id="ckzuw"><label id="ckzuw"><menu id="ckzuw"></menu></label></tr>
          2. <output id="ckzuw"></outp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