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ckzuw"></table>

      1. <tr id="ckzuw"><label id="ckzuw"><menu id="ckzuw"></menu></label></tr>
      2. <output id="ckzuw"></output>
      3. TTC到底能走多遠

        如果美國繼續加大力度把TTC打造成一個遏制中國崛起的工具,估計不愿與中國正面沖突的歐盟會漸漸喪失深度推進這個項目的興趣。


        作者:辜學武 德國波恩大學終身講座教授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1-11-01

        VCG31N1235590104.jpg

        2021年9月21日,“歐盟-美國貿易和技術委員會(TTC)”第一次會議結束后,各方代表合影


        9月29日和30日, 歐盟委員會和拜登政府在美國上次大選搖擺州城市匹茨堡舉行了“歐盟-美國貿易和技術委員會(TTC)”第一次會議。會議的大背景非同一般,離美英澳聯手犧牲法國利益建立盎格魯撒克遜聯盟不到一個月,法美關系持續繃緊。在這種情況下,此次會議的召開似乎讓為美歐關系前景擔憂的人士大大松了口氣。

        事實上,會議相當高調。歐盟方面派出貿易專員東布羅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和競爭事務專員維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兩名執行副主席領銜,而美國則派出國務卿布林肯、商務部長雷蒙多和貿易代表戴琪三位政府大員共同主持。

        此次會議的召開,標志著歐美準備了將近一年的深化雙方在貿易與技術領域的實質性合作正式登場。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雙方30日發布的共同聲明表明,在就如何深化合作方面, 雙方并沒有達成任何“實質性”的步驟。


        有合作意向,無合作項目

        除了大家熟悉的“共享民主價值觀”和“共同對付非市場經濟”的挑戰等宣誓外,所有達成的“共識”,包括對10個工作小組的“工作安排”都沒有超出模糊的設想和愿景描述。

        會后發布的長達17頁的文件,與其說是一份具有約束力的“共同聲明”,還不如說是一份意見交換“備忘錄”。雙方雖然強調要加強在軍民兩用產品“出口管制”確?!鞍雽w芯片產業供應鏈安全”、“強化在國際標準制定”方面的協調等等,但所有列出的事項都沒有一個具體可操作的項目支撐,看上去像一個松散的“腦力激蕩”。

        如同《南華早報》犀利指出的一樣,整篇宣言中充滿著“我們認識到 (we recognise)”“我們相信 (we believe)” “我們打算 (we intend)”等非確定性用語。有經驗的觀察家很難在字里行間尋找出雙方已經確定了的具體項目。

        如果一份外交文件幾乎每一個自然段都是以這種非確定性的意向性描述開頭,它只能意味著簽署文件的雙方在合作的總目標、合作的方式、合作的步驟以及合作的障礙方面尚未達成共識,或意見是如此相左以至于無法設計共同的項目??磥砣A盛頓和布魯塞爾還在探索之中。

        其實這也不是歐盟和美國第一次做這樣的探索了。類似于這樣雄心勃勃地整合歐美貿易與技術合作大動作至少可回溯到1995年,一共有三次這樣的起飛,但每次起飛都失敗了,不是被突如其來的地緣政治沖突所中斷,就是因意見不合而草草首場,或者是被新上任政府因工作重點不同而放棄。

        德國外交學會技術與全球項目主任Tyson Barker哀嘆道,歐美技術與貿易合作命運多舛,似乎總有一個“幽靈”(GHOST)在伴陪著它。正是這個幽靈使得成功之路崎嶇不平,甚至充滿了陷阱。


        新一輪嘗試

        這次TTC的發起者是執掌歐盟委員會的德國人馮德萊恩?!兜聡虉蟆放?,TTC的想法起源于馮德萊恩和她的顧問與助手們去年的一次火車旅行途中。馮德萊恩上任后決心建立一個新的歐美對話與合作機制,修復被特朗普政府損害了的雙邊關系。

        火車上“腦力激蕩”催化出來的一個草圖幾個月后形成了一個TTC設想,落到了美國新任總統的案頭上。拜登政府備受鼓舞,覺得這是聯手歐洲遏制中國成為技術強國的好方案,迅速作出正面回應,并在6月歐盟美國峰會上定下9月啟動這個項目。

        對于組建TTC這個貿易和技術聯盟的動機,歐盟和美國顯然不在一個層次上。馮德萊恩和助手們在“火車腦力激蕩”時,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把歐盟和美國在貿易和數字經濟領域里的摩擦,尤其是關于互聯網大企業的爭吵“關在籠子里”,使這些沖突和矛盾不要超出它們本身的范疇去毒化跨大西洋伙伴關系。

        利用美國的數字經濟實力擺脫對中國ICT企業的依賴也是歐盟委員會提議建立TTC的動機之一。但布魯塞爾同時也想通過這個平臺為美國強大的互聯網企業設立一個欄桿,規范美國科技企業巨頭的界限,培育和壯大歐洲自己的數字經濟實力,擺脫對美國的依賴。

        美國政界和輿論界一邊倒地把TTC解讀為歐盟正在聯手美國制華,對此歐盟并沒有做出正面回應。面對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的呼吁,“如果我們真想要剎住中國創新的速度,我們必須一起合作”,歐盟派去的兩位執行副主席似乎啞口無言。

        如果美國繼續加大力度把TTC打造成一個遏制中國崛起的工具,估計不愿與中國正面沖突的歐盟會漸漸喪失深度推進這個項目的興趣。被美國當棋子使,這是大多數歐洲人絕對不愿意的。雖然很少人嘴上這樣講,但明眼人還是看得出來的。尤其上次阿富汗大撤退事件之后,很少人覺得關鍵時刻美國一定靠得住了。

        對于美國來講,不理解歐洲的“不對抗”的心思,不通曉歐洲人不愿將歐洲利益置于美國全球反華戰略利益之下的意愿,不懂得歐洲人擺脫對“非歐洲人”包括美國人的技術依賴的堅定意志和不愿成為美中兩國ICT企業“技術殖民地”訴求,將會把TTC帶入一個死胡同。


        法國態度冷淡

        TTC前途未卜還與歐盟與歐盟成員國之間的意見相左有關。沒有成員國的支持,TTC可能會變成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尤其在技術領域,歐盟其實是一個“光桿司令”。同美國合作,怎么合作,合作到哪一步最后都得成員國說了算。

        這次推動TTC匹茨堡會議的舉行,歐盟委員會是遇到了來自法國的巨大的阻力的。直到最后幾天,歐盟的官員們還在為會議能否按計劃召開而忐忑不安。

        原因是法國不高興。不高興的原因表面上是因為巴黎還在因美國人搶走了法國同澳大利亞價值600億美元潛艇生意而生氣。更深層次的原因是法國認為這個TTC與她一貫追求的歐洲“戰略自主”和 “技術獨立”并不匹配。

        巴黎堅持取消這次匹茨堡會議,弄得馮德萊恩的兩位執行副主席好沒面子。據比利時和德國媒體報道,在一番討價還價之后,為了滿足法國答應同意舉行會議所提出的條件,已經同美方商量好了的“共同聲明”文本被修改了多處。

        最重要的一處是刪掉了歐盟委員會原本對2022年在歐洲舉行下次TTC會議的具體承諾。 這一刪減讓人不得不浮想聯翩。

        明年上半年法國將接過歐盟輪值國主席的接力棒。阻擾歐盟委員會的兩位執行副主席在匹茨堡對美方就舉辦下次會議作出具體承諾,說好聽一點是對美國朋友不恭,說不好聽一點是法國似乎從骨子里就討厭這個TTC,剛出生就想把它扼殺。

        至少馬克龍總統沒有給人留下他對這個項目有任何好感的印象。TTC如何能克服巴黎的厭惡,只能靠時間來證明了。那個導致前幾次歐美經貿技術合作“流產”的幽靈似乎從德意志轉到了法蘭西。


        利益與價值之爭

        然而,馮德萊恩的歐盟委員會視TTC為歐盟大國地緣政治博弈的一個抓手。雖然不想跟著美國大張旗鼓地遏制中國,但布魯塞爾對TTC產生的對中國的威懾效應和對美國的牽制力度還是充滿信心的。

        歐洲外交關系學會的資深研究員烏爾麗科·法蘭克(Ulrike Franke)在一篇題為《歐洲需要在技術與地緣政治上轉變思維》的文章中寫道:“歐盟要意識到她任何在技術領域里的所作所為都會在地緣政治領域里產生二級或三級(second- and third-order effects)效果,降低或提升她的地緣政治實力,影響她同其它大國的關系,擴大或壓縮她的地緣政治博弈空間?!?/p>

        馮德萊恩和她的團隊現在就基本屬于這樣一個思維系統的人。這實際上是一種現實主義的戰略思維,與法國追求完美的獨立于美國的現實主義相比,她更注重維護同美國的和諧并依此為基礎保持與中國的平衡。

        就在她的兩名執行副主席東布羅夫斯基斯和維斯塔格抵達美國時,馮德萊恩的另外一名得力助手,同樣也官拜歐盟委員會副主席的“歐盟外長”博雷利正在與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舉行視頻會談,重申歐盟對“一個中國”原則的堅持和不與臺灣發生官方關系的承諾。

        然而,馮德萊恩的TTC建議也點燃了許多把中國當作意識形態敵手的歐洲人的希望。與她的在中美博弈夾縫中求生的現實主義初衷相反,許多把價值觀看得比利益更重的歐洲人要求歐盟拿出勇氣,聯手美國把TTC打造成一個“全球自由民主世界技術治理的”的平臺,“反擊中國的數字絲綢之路”,建立“以歐美人權價值觀念為基礎的”現代技術經濟。

        “現實主義”與“理想主義”之爭已經圍繞著TTC展開。美國毫不掩飾地歡迎TTC朝著意識形態理想主義方向演變,將這個項目打造成一個遏制與西方民主價值理念格格不入的“威權主義技術大國”的平臺。TTC能否在這場越來越激烈的西方內部思潮和政策的博弈中幸存下來,依然是一個未知數。


        企業的矜持

        最后,TTC能走多遠,還取決于企業,尤其是ICT企業的態度。沒有企業的配合,無論是貿易還是技術合作都是一句空話。到目前為止,TTC還只是政治家和官員的愿景,企業能否跟得上他們的步伐或認同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得到驗證。

        “數字歐洲”(DIGITALEUROPE),這個由來自歐洲美國和日本數字與電子工業企業及其國家級社團組成的商會,在一份表明立場的文件中對TTC表示謹慎的歡迎,但希望這個雙邊磋商平臺最終應為全球貿易和技術的自由流動作出貢獻。

        換句話說,企業界似乎并不希望TTC成為歐美遏制中國的地緣政治工具,而是形成全球貿易與技術多邊新規則形成的鋪墊。

        “數字歐洲”對TTC十個工作小組的工作都提出了自己的建議和希望,要求歐盟和美國牢記“雙邊合作的目的是為了促進多邊談判和多邊解決方案”,TTC應就政府獲取企業掌控的數據達成多邊協定,把企業從地緣政治沖突中解放出來。

        “數字歐洲”還提醒華盛頓和布魯塞爾注意,歐洲和美國的半導體工業已經喪失全球市場的主導權。如果說1990年代的歐洲市場份額還有44%的話,那么今天只有8%;美國的命運也是如此,從1990年的37%降到2021年的12%。

        但“數字歐洲”對TTC第五工作小組(半導體工作小組)的建議并不是技術封鎖,也不是強化出口限制,而是加大公共投資,同時采取措施鼓勵私人投資者加大研發力度并把半導體產業的復興納入新冠疫情后經濟復興計劃,既擴大歐美半導體產能,也促進疫情后經濟的復蘇。

        未來TTC是否真能傾聽企業的這些呼聲也要打上一個大問號。各方的博弈已經悄然展開。更激烈的較量應該還在后頭。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無論是工業標準的制定,還是供應鏈安全的完善或軍民兩用產品的管理,最終還是需要企業來做,沒有企業的誠心誠意的配合,TTC可能不會擺脫它的幾個“前任”的命運。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

        国产片AV不卡在线观看国语
        <table id="ckzuw"></table>

          1. <tr id="ckzuw"><label id="ckzuw"><menu id="ckzuw"></menu></label></tr>
          2. <output id="ckzuw"></output>